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

初遇高原,原来你是这样的

发布日期:2018-9-11 11:24:02

坚守在雪山高原上最可爱的路桥人

JY8]G[L{X$HT$_(AZ%V%MES.png

雅砻江岸话春秋

VDKHCR[}(}(@OWBVK%JWV%2.png

五月飘雪迎宾来


 

石渠县,一个从陌生到熟悉的地方,一个放逐自我,思想升华的地方。

石渠县隶属四川省甘孜州,位于青藏高原东南缘的川、青、藏三省区结合部,是四川省最偏远、交通最不方便的县之一。石渠县阿都措自然环境处川西北丘状高原山区,东北为巴颜喀拉山脉,西南为沙鲁里山北段,东缘吉根巴俄达者山峰海拔5334米,其北贡嘎拉者山峰海拔5325米,全县平均海拔逾4000米。

而我们的国道345线石渠宜牛至达日四川境段改建工程B标段就位于石渠县境内,项目工程起于那让,途经阿日扎、阿琼山口、多日阿、宜牛、新荣、蒙宜,止于G345与S457平交口,全线43.5公里。这里地处高原,雪山延绵、人迹罕至,秃鹫野鹰迎风翱翔,野狗与野鼠到处流窜,塌方、滑坡、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多发,包虫病疫情严重。

在成都到玉树的航班上,感受着飞机的剧烈颤抖,俯瞰连绵的雪山,原本忐忑的内心又增加了一丝紧张。不知过了多久,飞机平稳落地,我们到达了玉树巴塘机场。刚下飞机就感受到了高原机场的别样——阳光刺眼,蓝天透彻,白云矮矮,刺骨的寒风让呼吸变得更加急促。小心翼翼的走入候机楼,双手颤抖着打开行李箱,拿出羽绒服套上,还是不禁哆嗦了两下。项目上接机的同事前一天晚上已经赶到了机场,见面寒暄几句之后便拉上行李朝着项目所在地进发。

沿着崎岖的道路,翻越高山,跨过河流,穿过无人区,途径藏民点,路过喇嘛庙,行进了3个多小时,我们终于到达石渠县城。稍作休息,继续前行,因为项目工地离县城还有30余公里……

到达项目部时已临近中午饭点。走进食堂,黑黢黢的一个小屋子里面摆了五张圆桌,凳子凌乱地围绕在四周,因为没有通电,整个食堂显得阴暗潮湿。不一会儿功夫,吃饭的人就挤满了食堂,小小的圆桌周围坐满了人,三菜一汤,九人共享。早已习惯了项目部的简单伙食和生活,但此刻坐在冰冷的圆凳上,吃着夹生的米饭,一下子竟无法适应了。

由于刚到高原,一路奔波劳累,草草吃罢午饭就回房间了,整理整理衣物,布置布置房间,熟悉熟悉环境,办公室翻看翻看图纸,跟同事交流交流工作,不知不觉一个下午就过去了。晚饭过后,由于项目部不通电不通网,手机信号又时有时无,项目部安装了一台发电机,限时段供电,由于电压不稳、经常跳闸,勉强支撑项目部的基本生活用电。洗漱完后就上床躺下了。躺在小小的活动板房内,听着外面寒风呼啸,尽管疲劳不堪,却还是难以入睡,此刻的我意识到高原反应正在逐渐显示它的威力——刚刚感觉睡着就会醒来,因为鼻孔的呼吸远远达不到身体对氧气的需求,只能大口大口的吸气,稍微舒适一点之后再次入睡,然后再次醒来,就这样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一个晚上。第二天醒来,整个人是麻木的,大脑恍惚,眼睛看东西都是模糊的,说话行走都是迟钝的。就这样,饱受高原反应折磨,睡眠严重缺乏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反反复复的折腾,一个星期过后,身体才开始渐渐适应这样的环境。虽然鼻子不会再突如其来地流血,但鼻孔内还会时常抠出血块儿,尽管每天不停的喝水,但嘴唇还是会干裂脱皮,即使抹上一层厚厚的保湿防晒霜,两颊还是挂上了藏区特有的“高原红”。曾听闻相邻标段的一名财务人员,高原反应严重,被紧急送回成都直接转入ICU病房,紧接着就收到医院下发的病危通知书。每每想到,内心的恐惧都难以平复……

在这里生活的这段时间,我切身体会到了偏远地区交通的落后和当地人民的贫苦,也愈加珍惜自己的幸福生活;我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——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是人迹罕至,感受到了什么叫愚昧无知,也饱尝到了什么叫思念之痛,还领略到了什么是“一天四季,一日一年”。现在的我,已经基本适应了这里的生活:自然环境恶劣,饱受雨雪冰雹天气侵扰,生活条件艰苦,寒衣素食饮水难,办公条件简陋,没网没电手机信号时常断。

修路架桥,造福一方。越是艰苦的地方,越应该是我们路桥人发光发热的舞台。每当我跨入项目部的大门,最先映入眼帘的总是“镇江路桥”那四个大字,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:铁军精神不能忘!尽管我们坚守一线远离亲人,尽管我们生活艰苦饱尝不易,但我们坚信:镇江路桥在哪里,我们挥洒热血的舞台就在那里,我们的青春和激情就在那里!我们要将镇江路桥的旗帜永久地驻扎进海拔4800米的阿琼山顶,让镇江路桥的拼搏精神沿着雅砻江水源源流传。  

江苏镇江路桥工程有限公司 © 2008-2010 版权所有 苏ICP备10209402号

地址:江苏省镇江市官塘桥路300号 电话:+86 0511-85630392 传真:+86 0511-85620313

推荐使用IE7.0以上浏览器,最佳浏览分辨率:1024*768